<p id="ljn9n"></p>

      <em id="ljn9n"><form id="ljn9n"><nobr id="ljn9n"></nobr></form></em><em id="ljn9n"><nobr id="ljn9n"><nobr id="ljn9n"></nobr></nobr></em>

            <form id="ljn9n"><listing id="ljn9n"><meter id="ljn9n"></meter></listing></form>

                  一??Х榷?鏈接全世界

                  信息來源:南方電網報  發布時間:2022-06-24

                    咖農手捧新采摘的咖啡鮮果。 盧磊 攝

                    又是一年咖啡鮮果豐收季。 盧磊 攝

                    普洱愛??Х惹f園,廠長王勇給供電員工展示精深加工的咖啡產品。 方皖新 攝

                    咖啡豐收,老阿媽正忙著采摘鮮果。 盧磊 攝

                    普洱小凹子咖啡莊園,廖秀桂向上門走訪的供電員工介紹自家今年咖啡的晾曬情況。 方皖新 攝

                    普洱愛??Х惹f園曼中田廠區的日曬豆,再過幾天就可以裝袋打包。 方皖新 攝

                    掃一掃觀看視頻

                   

                    咖啡生意火了!中國石油、中國石化、中國郵政、同仁堂、萬達、李寧等傳統行業巨頭紛紛跨界,賣起了咖啡。一時間,咖啡上游產地——云南再次成為焦點。

                    此行,南網傳媒全媒體記者來到中國咖啡種植面積最大、產量最高、品質最優的咖啡主產區和咖啡貿易集散中心——云南普洱,走訪咖啡創業者,傾聽他們的創業經歷與背后的電力故事:從咖農到合作社領頭人,再到90后“咖三代”;從種好豆到賣好豆,再到咖啡精深加工,普洱咖啡整個產業鏈的發展盡在眼前。

                    為了給云南咖啡搭建更好平臺,云南省政府牽頭成立了云南國際咖啡交易中心,中心建在普洱。普洱已經連續10年舉辦咖啡生豆大賽,參與企業從十幾家發展到上百家,普洱咖啡從100年前的一粒種子發展到一個產業,走出云南,走向全國,享譽世界。這背后有南方電網公司的默默付出。未來,普洱咖啡向精深加工發展,擴大國內國際咖啡市場,用電需求會越來越高,南方電網公司將一如既往做好供電服務,助力中國咖啡飄香世界。

                    從一粒種子到一個產業

                    6月8日8∶10,記者乘坐的廣州飛往昆明的航班準時起飛,30分鐘后,乘務員開始為乘客提供餐飲,大多乘客此時選擇來一杯咖啡。起早趕機,正需要一杯咖啡驅散倦意,提一提神!

                    每天早晨,從一杯咖啡開始,是許多都市人的生活習慣,但很少人知道,清香濃烈的咖啡背后還有云南普洱的影子。提到普洱,多數人第一反應是這里有馳名中外的普洱茶,實際上,這里還盛產咖啡,“中國茶城”還有“中國咖啡之都”的名號。

                    據云南省普洱市一級巡視員白兆林介紹,普洱栽培咖啡已有100多年的歷史,1988年普洱開始產業化、規?;N植咖啡。普洱熱帶地區(以下簡稱“熱區”)資源豐富,熱區面積超過2.3萬平方公里,占總面積的51.2%。年日照時間長,無霜期在315天以上,北回歸線橫穿中部,與世界著名的咖啡種植地哥倫比亞處于同一緯度區,是世界上最適合咖啡生長的地方之一,被譽為“阿拉比卡的天堂”。

                    但在相當長一段時間里,普洱咖啡長期處于原料供應端和初級加工階段,沒有形成全產業鏈發展格局,綜合競爭力不強。

                    從事咖啡行業已有30多年的普洱賽納咖啡有限公司總經理李洪方至今還記得,起初,被外國企業買走的咖啡豆往往都是成為拼配豆甚至速溶咖啡中的一員,漂洋過海后再兜兜轉轉賣回中國,價格翻了幾番的同時,很多中國人已分不清這其中的咖啡豆來自哪里。

                    1988年,速溶咖啡巨頭雀巢公司與普洱市簽訂收購協議,明確雀巢公司在廣東東莞的咖啡加工廠所需小??Х热繌钠斩少?,普洱成為雀巢公司的主要原料產地。此后,雀巢公司在云南省成立咖啡農藝服務部門,負責在普洱傳授先進、可持續的栽培方法。

                    今年81歲的廖秀桂1997年從雀巢思茅農藝部退休后,投身到提高咖啡種植技術的實踐中,他選中了普洱市思茅區南屏鎮南島河村的一片荒地,開始追尋自己的“咖啡夢”。如今,廖秀桂的生態咖啡園面積達600多畝,成為雀巢公司的供應商。

                    除了雀巢公司,星巴克、麥斯威爾等跨國咖啡巨頭也看到了云南普洱咖啡的巨大發展潛力。2012年,星巴克首個中國咖啡種植者支持中心落戶普洱,并與云南愛伲集團簽訂合作備忘錄,成立合資公司。普洱愛伲莊園咖啡有限公司總經理助理石華忠介紹,目前該公司基地生產的咖啡豆除了少量自主銷售外,基本供給星巴克。

                    從一粒種子發展到一個產業,普洱咖啡走過一段漫長的路。2016年,云南國際咖啡交易中心揭牌暨簽約儀式在普洱舉行,翻開了普洱咖啡邁向精品、走向世界的新篇章。普洱這座以茶聞名于世的邊陲小城,如今,又有了另外一個城市標簽——“中國咖啡之都”。普洱正逐漸成為繼巴西、埃塞俄比亞、印度尼西亞、哥斯達黎加等世界主要咖啡產地之后的又一種植基地。2021年,普洱咖啡種植面積66.8萬畝,咖啡產量4.6萬噸,實現綜合產值28億元。濃而不苦、香而不烈、略帶果酸的獨特風味,觸動著世界的味蕾。而這段漫長的路程中,南方電網公司不僅是見證者,更是參與者。

                    從分散種植到精品時代

                    6月9日,普洱市思茅工業園區,一輛大卡車??吭谄斩惣{咖啡有限公司的倉庫外,正準備裝載30多噸咖啡豆運往昆明,然后發往全國各地。

                    成立于2004年的普洱賽納咖啡有限公司,目前擁有一個鮮果脫皮加工廠、一個咖啡焙炒廠、兩個咖啡脫殼廠,年生產能力設計為10萬噸,貿易覆蓋歐美、中東等主流消費市場。近年來,該公司由國際交易市場逐漸轉向了國內交易市場。

                    與普洱賽納咖啡有限公司一樣,普洱咖企紛紛把目光投向國內市場。原因主要是近幾年中國咖啡市場快速發展,消費量逐年遞增。據共青團云南省委副書記趙攀峰分析,近年來中國咖啡消費量呈兩位數增長,年均消費咖啡豆近6萬噸,是世界平均水平的10倍。但從人均飲用量來看,目前中國人每年的咖啡消費量僅有4杯,市場潛力巨大。

                    云南省普洱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李鴻告訴記者,今年云南咖啡產量將達到13萬噸左右,預計占中國咖啡產量的99%左右,中國人的咖啡消費量超過20萬噸,這說明云南的咖啡豆完全可以不用外流。

                    云南省農業農村廳二級巡視員周開聯認為,當前,普洱的咖啡產業正迎來發展的春天:一是中國咖啡消費進入了快速增長期,年消費量正以年均15%以上的速度增長;二是咖啡豆價格迎來周期性上升期,連續兩年,云南產季收購價都較上一年大幅增長;三是普洱利用得天獨厚的氣候環境和資源稟賦走出了一條以精品咖啡為引領,帶動咖啡全產業鏈提質增效的產業發展路子,各咖啡產區涌現出了越來越多的精品咖啡豆,售價高于商品豆30%以上。

                    周開聯的分析契合了國內時下的咖啡市場??v觀咖啡產業近年的發展趨勢,咖啡成為最熱門的跨界產品,先是以瑞幸為代表的互聯網咖啡企業不斷開疆拓土,后又有喜茶、奈雪等新茶飲品牌推出咖啡產品。不僅如此,就連中國石油、中國石化、中國郵政、同仁堂、萬達、李寧等傳統行業巨頭也紛紛跨界咖啡市場,甚至連便利店、書店和服裝店,也賣起咖啡。

                    “面對國內市場機遇,普洱市在推進咖啡標準化種植、咖啡精深加工、咖啡技術創新、招商引資等方面的舉措力度空前,形成了快速抓工作、超前推項目、整體促產業的機制?!痹颇蠂H咖啡交易中心副總經理劉海峰告訴記者。目前,云南國際咖啡交易中心已擁有供貨商客戶1000余家,國內采購商客戶3000余家,國際采購商客戶700余家。2021年完成交易量1.86萬噸,交易額4.41億元,實現咖啡生豆交易量、交易額及收儲量持續穩步增長。

                    品牌做起來了,還得提高知名度。劉海峰介紹,以前,偏居一隅的普洱咖農和咖企只盯著眼前“一??Х榷沟腻X”,對背后國際市場和國內市場的變化趨勢知之甚少。為了改變這種狀況,云南國際咖啡交易中心每年都要在普洱舉辦咖啡生豆大賽。6月10日,記者在2022第七屆云南咖啡生豆大賽暨第十屆普洱咖啡生豆大賽現場看到,來自云南省76家企業及個人選送的120支咖啡紛呈亮相。普洱金樹咖啡產業有限公司董事長李春梅從事咖啡行業30余年,從第一屆大賽開始她每年都參與,她告訴記者,多年來,一直致力于“種出好咖啡”,但對于“好咖啡”的概念起初停留在“杯測干凈清純無異味”,正是通過歷屆云南咖啡生豆大賽的歷練,開啟了普洱咖啡種植的“精品時代”。

                    從精耕細作到世界品牌

                    李春梅告訴記者,2020年春節上映的電影《一點就到家》,講的就是他們這些云南咖啡人的故事。但不同的是,電影里的主角只用了幾年就大獲成功,而他們用了30年,至今還在路上。

                    不過,李春梅對普洱咖啡充滿了信心。如今,李春梅的女兒施雨婕傳承了她的咖啡夢,大學畢業就回來管理咖啡園。

                    “咖二代”“咖三代”已經成為普洱咖啡界的一股“新勢力”。

                    6月10日,記者在小凹子咖啡莊園見到了正在沖泡臺前忙碌的“咖三代”廖世豪。他是普洱咖啡產業發展的見證人之一——廖秀桂的孫子。2020年畢業后便回到普洱準備接手莊園的工作,對于普洱的精品咖啡之路廖世豪有著自己的見解。在他看來,中國咖啡市場還有很大的潛力,而當下要做的則是豐富品種,提升品質,在精耕細作中找到屬于普洱咖啡的話語權。

                    廖世豪的想法契合了普洱市委、市政府近年來的咖啡產業布局。2021年,普洱市委、市政府深入研究咖啡產業的現狀與短板,提出“要把普洱咖啡打造成為世界品牌、國家品牌、民族品牌”,通過推進普洱咖啡產業的高質量發展,來提升普洱咖啡產業價值和品牌影響力,“讓普洱發展的每一步都帶著咖啡的味道”。2020年,普洱咖啡入選中歐地理標志協定首批保護名錄。2021年,國家知識產權局正式批準普洱咖啡實施國家地理標志產品保護。

                    普洱市還前往北京、上海、廣州、成都、昆明等地與中國郵政集團、瑞幸咖啡、云南農墾集團、駝商咖啡產業(云南)有限公司、金米蘭咖啡、三頓半咖啡、Manner咖啡等多家企業負責人進行洽談,尋求合作結合點。

                    李鴻介紹,通過不斷地“走出去”和“引進來”,普洱咖啡產業招商引資工作穩中有進。目前已有多家咖啡企業考察團隊到普洱市進行調研考察,并表達了合作意向。為了以最好的資源實現最優質的招商,普洱市政府還在思茅區倚象鎮建設云南精品咖啡加工園區。園區投產后可實現倉儲4萬噸,精深加工2萬噸的產能,實現產值50億元,將成為亞洲第一個專業的咖啡全產業鏈集群。

                    “目前,園區項目建設進度已完成80%以上,2個咖啡生豆倉儲倉庫已經建成投入使用,正在施工的咖啡產品精深加工廠房和產品展示等功能配套中心,預計今年上半年項目建設全部完工并投入使用?!痹颇蠂H咖啡交易中心副總經理刀永建說。

                    截至目前,已有日本UCC、江蘇金貓咖啡、連咖啡、仨德科技、四葉咖等國內外知名咖啡企業共50余家意向入駐園區。

                    云南電網公司普洱供電局市場部主任黃東平介紹,2021年,普洱市咖啡企業共用電559萬千瓦時,今年很多咖啡企業往精深加工轉型后,用電量將翻幾番。

                    “下一步,普洱更多咖啡企業將進一步打開國際咖啡市場,用電需求會越來越高,我們會一如既往做好供電服務,助力咖啡產業健康、快速發展?!痹颇想娋W公司普洱供電局黨委書記、副總經理王裕喜說。

                    普洱咖啡在地方政府引導與南方電網公司的精準服務下,在企業和咖農聯手奮力突圍中,努力擺脫單純原料產地的境遇。普洱咖啡走向世界的新征程,也是山區咖農增收致富、開闊視野,在國際市場中磨礪成長的進程。

                    幸福不會從天而降,好日子是干出來的。

                    普洱咖啡正在騰飛,讓普洱咖啡在電力的助力下香飄世界,彌漫煙火人間。

                    南網傳媒全媒體記者 李剛 彭紫凌 通訊員 方皖新

                    ● 人物講述

                    90后“咖三代”

                    普洱咖啡 經典傳承

                    我叫廖世豪,出生于1999年,三年前在江蘇省蘇州市學習園林設計,畢業后回到家鄉云南普洱,開始接手我爺爺創辦的小凹子咖啡莊園,是名副其實的“咖三代”。

                    我的爺爺叫廖秀桂,已經80多歲了。上世紀60年代,爺爺大學畢業后響應國家號召,從海南來到云南西雙版納發展橡膠種植。上世紀90年代,他被作為科技人才引進普洱開發咖啡種植基地,退休后選擇隱居在云南普洱的大山里種咖啡。

                    1997年,爺爺在離普洱市中心17公里的南島河承包了一塊300多畝地,創辦了小凹子咖啡莊園?,F在莊園已擴大到600畝,種植有40多個品種的咖啡豆,平均畝產250至300公斤,品質有口皆碑。

                    爺爺不僅自己種植咖啡,一有時間他就漫山跑,手把手傳授當地村民咖啡種植經驗,大家都說,普洱的第一代咖農是爺爺帶出來的。

                    從我記事起,爺爺和爸爸就忙著打理莊園里的咖啡。后來爸爸去教書了,更多時間都是爺爺在忙,我暑假一有時間也來幫忙。

                    我還記得,我家的莊園最初是一片荒坡,老百姓用來養魚,因為地形像個“凹”字,后來取名小凹子。開始不通路、不通電,在這樣偏僻的環境下,爺爺堅持綠色、生態的理念種植,所以莊園的咖啡地從來不打除草劑,土壤保護一直很好,種出的咖啡樹不僅蓬勃生長,夏天的夜晚還能看到成群的螢火蟲在飛舞,城里人想象中的最美山區的樣子,這里都有。

                    “做咖啡,就要做最好的咖啡?!边@是爺爺常給我們說的話。他經常告訴我們,普洱的咖啡豆曾經賣到歐洲,許多歐洲人把它當成是哥倫比亞咖啡,聽說這是中國云南最好的咖啡,很多歐洲人都不信,通過多方確認后歐洲人都說中國這個咖啡不得了,真的做得太好了!

                    近年來,我家的莊園每年生產鮮果300多噸、熟豆30多噸,一部分除供應雀巢公司外,其余都留做精品咖啡。爺爺說,來我們莊園的客人,一定要推薦他們喝本土咖啡,不僅新鮮還健康。在爺爺看來,精品咖啡就是要看果的成熟度,品種不一樣,成熟期不一樣。第一批與最后一批果不能做精品咖啡,只能用中間成熟的這一批。此外,還要看氣候條件,并掌控好日曬與干燥時間,同時還要看市場,客戶喜歡什么樣的口味,與釀酒一個道理。

                    最近幾年,因為各種宣傳,不少國內外客人不遠千里而來,就想喝一杯爺爺親手沖泡的咖啡,其中國內客戶以上海、深圳、廣州等一線城市為主。去年“五一”假期,一天接待四五百人。受疫情影響,今年“五一”假期每天才有200來人。很多人來不了現場,就在網上購買我們的咖啡。我記得有一個訂單甚至來自可可西里無人區動物觀測所,寄到那里的郵費比咖啡價還貴,但這位客戶愿意接受。

                    現在我們莊園隔兩三天就開機器烘焙豆子,設備每次運行時間較長,耗電量挺大。但從我記事起,莊園就一直沒停過電,南方電網的服務一直都很好!

                    爺爺年紀大了,但他每天還能堅持爬山察看咖啡樹生長。今年4月,爺爺和咖啡的故事登上CCTV-3綜藝頻道的專題節目《多情的土地》,得到了國內很多觀眾的關注。

                    我時常在想:這片種了25年的土地,比我陪伴爺爺的時間還長。希望作為“咖三代”的我們,要做好傳承,把普洱咖啡、中國咖啡繼續做下去。

                    廖世豪講述,李剛記錄整理

                    ● 延伸閱讀

                    從咖農到合作社領頭人

                    咖啡苦盡 日子甘來

                    距離云南省普洱市區90公里的蓮花塘村酒房村小組,山色繚繞,村里41家農戶現在大多都在種咖啡。到酒房村小組做上門女婿的何永,與妻子周建瓊于2007年在村里租了40畝地,開始咖啡種植。

                    “種咖啡和喝咖啡一樣,一開始都是苦的!”據何永回憶,當年種咖啡都是各種各,由于不掌握種植技術,咖啡豆的成品質量不高,價格自然就賣得很低。所以,很多人種了幾年就放棄了。

                    何永說,咖啡種植是一個漫長的過程,首先是選擇咖啡的種植環境,那就是熱區面積廣闊,有充足的降水、良好的生態,即低緯度、高海拔、晝夜溫差大。其次僅是育苗就很考驗人,種子灑到土里,要時刻確保土壤保持濕潤,所以每天澆水兩次,新鮮的種子大約2至3個月后才發芽,如果是較老的種子可能需要6個月的時間。

                    就這樣,從種子育苗到移栽,再到開花結果,至少需要3年時間。再加上當時咖啡市場價格不穩定,有時候到了豐收的年份,咖啡豆的市場收購價卻不一定高。所以,何永種植咖啡到了2015年,才開始收回10%的成本。

                    “這中間,家里人都勸我,不如回昆明找份保安工作,每月至少有兩三千元的工資養家?!焙斡勒f,直到云南國際咖啡交易中心成立,通過每年咖啡生豆大賽來引導咖農提高種植技術,了解國內外最新市場的變化,他與普洱咖農的咖啡種植才慢慢步入了軌道。近年來,何永與妻子種植的咖啡豆不僅銷往國內北京、上海、廣州等各大城市,部分產品還銷往日本等國家。今年,日本的客戶一次性訂了300多公斤咖啡豆。

                    2020年7月,在云南國際咖啡交易中心的引導下,何永集合4個村21戶咖農,在蓮花塘村酒房村小組成立了普洱市思茅區古來旺咖啡農民專業合作社,實行統一種植、統一采摘、統一加工、統一銷售全流程集中管理,并向精品豆種植發展。

                    6月9日,在酒房村小組何永家的咖啡種植基地,何永與妻子向記者介紹,咖啡鮮果要一個個挑選,基本紅透的果子才能做精品豆?!胺N植技術提升后,合作社今年采摘的鮮果,有一半能做精品豆?!焙斡勒f。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來,星巴克與中國扶貧基金會合作發起支持咖啡產業發展的扶貧項目,何永的合作社被星巴克選為幫扶對象。去年底,在項目資金的支持下,合作社在離何永家3公里處新建了一個咖啡豆生產加工區,僅是設備就投入30多萬元。

                    加工區涵蓋烘干、脫皮、脫殼等工序,高效的作業催生了新的用電需求。云南電網公司普洱思茅供電局六順供電所所長晏鵬帶領1名同事,來到新建的加工區,了解加工區建好后的用電情況,并現場辦理了三相電申請手續。

                    晏鵬介紹,接上了三相電后,咖啡豆的加工量會提高到原來的2倍:“以前1臺烘干機加2臺脫皮機,每小時只處理400-600公斤鮮果?,F在1臺烘干機加上1臺脫皮機,每小時就能處理鮮果800-1200公斤?!?/p>

                    下一步,合作社將在種植基地安裝監測系統,通過手機端的應用程序,為購買咖啡豆的客戶直播咖啡的種植、生長、結果等情況,屆時,用電需求將會提高?!拔覀冇媱澖谠诩庸^新增一臺變壓器,確保用電無憂?!标贴i說。

                    從種豆賣豆到咖啡精深加工

                    高光時刻 轉型突圍

                    6月9日,在位于云南省普洱市思茅區木乃河工業園區的普洱賽納咖啡有限公司倉庫外,一輛大卡車正在裝載咖啡豆運往昆明,然后發往全國各大城市。該公司總經理李洪方一邊指揮工人裝豆,一邊忙著打理他的咖啡體驗館。見到記者來,他放下手中的活,然后泡上幾杯咖啡,在香味彌漫中開始講述他的咖啡“創業史”。

                    李洪方曾當過兵、教過書,年輕時通過自學掌握了一口流利的英文。1996年,他停薪留職進入了雀巢公司在普洱市瀾滄縣開辦的一家咖啡公司,做一名普通的英文翻譯,兩年后晉升到該公司的中層管理人員。

                    3年的停薪留職期到后,家里人勸他回去?!半m然在雀巢公司工資高,但家里人更看重‘鐵飯碗’?!崩詈榉秸f。

                    可是,再次回到學校教書后。他發現自己已習慣了外面的生活。于是,決定辭職與妻子到北京創業?!澳菚r候很苦,我們在北京一小巷子里租了一間簡陋的房間,連衛生間和洗澡間都沒有?!崩詈榉秸f,但既然選擇了就得堅持。于是,他每天與妻子分頭奔赴在北京的大街小巷,推銷云南的普洱咖啡?!澳菚r候很多咖啡店里賣的咖啡原料都是普洱咖啡,但因為咖啡豆賣到國外加工后再售回中國,很多中國人都認為這是國外的咖啡?!崩詈榉秸f,所以他在北京的咖啡店推銷普洱咖啡時,很多人都是拒絕。

                    堅持了一年后,他和妻子放棄了“北漂”的生活,回到普洱。2004年,他在一個朋友的銀行借了50萬元,成立普洱賽納咖啡有限公司。通過10多年的發展,該公司目前擁有4個咖啡加工廠,年生產能力設計為10萬噸,貿易覆蓋歐美、中東等主流消費市場。

                    近年來,在國際形勢變化和疫情沖擊下,普洱賽納咖啡有限公司把市場轉移到國內?!艾F在,我最想做中國咖啡品牌,把產品和服務做到極致,然后把咖啡店開到每一個縣里,讓國內大眾都喝上中國好咖啡?!崩詈榉秸f。

                    與普洱賽納咖啡有限公司一樣,普洱很多咖啡外貿企業紛紛尋求轉型。星巴克咖啡豆的供應大戶——普洱愛伲莊園咖啡有限公司總經理助理石華忠告訴記者,早年和國外做生意時,樣品質量過關,但到集裝箱發貨時質量卻上不去。后來,該公司堅持做標準化種植與標準化加工,通過星巴克把咖啡豆賣到世界各地,最高峰時,賣給星巴克的咖啡豆年銷售額就達到2億元。6月10日中午12點,在德邦物流公司普洱營業點,經理林啟正忙著指揮工人裝載咖啡豆。據林啟介紹,最近6年,該營業點每年為普洱愛伲莊園咖啡有限公司運輸的咖啡豆就達5000-8000噸。

                    近年,普洱愛伲莊園咖啡有限公司轉向了精深加工和自有品牌建設。為了實現“從種子到杯子”的全程產業鏈建設,該公司與國內一些高校合作,共引入、培育100多個種子品種,并在京東、天貓、抖音、得物、小紅書等10多個平臺運營電商、直播帶貨。

                    石華忠介紹,下一步該公司將發揮生產加工優勢,開發新產品形態,比如推出咖啡凍干粉。而制作凍干粉需要在零下40-80攝氏度的低溫,這樣的溫度耗電較高?!耙慌_生產50平方凍干粉的高功率版凍干機,常規運行每小時大約用電70度?!痹颇县淼每萍加邢薰緺I銷部總監王晶輝說。

                    據云南電網公司普洱供電局統計,近3年,普洱愛伲莊園咖啡有限公司每年平均用電量為6.93萬千瓦時,企業向精深加工轉型后,用電量會增加到原來的3倍?!拔覀儠蝗缂韧龊霉╇姺?,助力普洱工業園區的咖啡產業升級?!痹摼质袌霾恐魅吸S東平說。

                  相關文章

                  我脱了老师的内裤摸她的爆乳
                  <p id="ljn9n"></p>

                      <em id="ljn9n"><form id="ljn9n"><nobr id="ljn9n"></nobr></form></em><em id="ljn9n"><nobr id="ljn9n"><nobr id="ljn9n"></nobr></nobr></em>

                            <form id="ljn9n"><listing id="ljn9n"><meter id="ljn9n"></meter></listing></form>